• 关键词
  • 联系反馈
  • 收藏本站
  • 天下足球网一个为球迷粉丝提供免费在线观看NBA高清直播、足球直播等解决找不到信号的烦恼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足球资讯 > 中超

亡于金元足球的退潮期!曾经小而美的重庆足球:只留下一座足协杯

  • 2022-05-25 19:36:15|
  • 作者:|
  • 来源:天下足球网

始于前卫寰岛,从隆鑫、力帆到当代,原本以为金元足球时代会是重庆队更上一层楼的开始,不曾想却成为了小而美的末路。

有着25年历史的重庆足球,就这样戛然而止。重庆两江竞技公告退出,西南足球再一次遭遇重创。这里从不缺少热爱足球的人,但足球在这里的发展总是一路坎坷。

01. 117年前足球在这里扎根:前卫寰岛带来职业化

足球在重庆这座城市的萌芽,可以追溯到1905年,曾经的英国皇家足球二队球员陶维义(英国人),在担任重庆广益中学校长时,成立了一支足球队,并为此修建了中国西部的第一座足球场。

建国之后的上世纪50年代,重庆拥有过西南区足球队、重庆体训班足球队和西南军区战斗足球队,一共3支专业队伍。

1956年3月的大田湾体育场落成典礼上,重庆队与波兰克拉夫科市的格尔巴尼亚队进行的一场友谊赛,一共吸引到5万名球迷入场,可见人们对于足球的热情之高涨。

不过当1994年中国足球进入职业化,重庆当时没有甲A球队,也没有甲B球队。重庆渝海(之后变成重庆红岩)出现在中乙成为了起点,不过球队没能杀入到顶级联赛。

真正填补重庆足球在甲A时代空白的,是前卫寰岛。听名字就知道,这支球队的一部分是前卫体协(隶属于公安部和武警部队),同时寰岛集团也是公安部下辖的产业公司,后在99年与公安部脱钩。这支球队在1997年时,整体搬迁到重庆,并在1999年与降入乙级的重庆红岩足球合并,更名为重庆寰岛红岩足球俱乐部。

作为一支成立于武汉的队伍,搬到重庆一度遭遇骂声。不过重庆球迷的热情,让人很快忘记了这支球队最初的来源。前卫寰岛在重庆的甲A首秀,可以称得上是火爆至极。

在当时物价1块钱可以吃到一碗重庆小面的情况下,那场比赛出现通宵排队抢票的盛况,甚至出现雇“棒棒”代购的场面,代购价就是50块,一张黑市票甚至炒到240块,相当于不少球迷半个月的工资。

02. 力帆时代浮浮沉沉:足协杯冠军+7年4次降级

前卫寰岛时代花了大价钱引进球员,带来过高峰、姜峰、彭伟国、符斌等知名国脚。不过随着前卫体协脱钩,球队需要换一个东家。其实从1998年10月起,球队已经更名重庆寰岛。当年年底,在球队与重庆红岩合并后,重庆隆鑫集团选择冠名球队。

1999年的甲A赛场,重庆寰岛拿到了队史最佳战绩的第4名。不过时任球队主帅的李章洙,直言不讳说最后一场是假球,一来引发中国足协调查,二来也使得寰岛集团决心离开。

即便足协最后和稀泥,各自罚款40万人民币后大事化小,但寰岛集团的离开不可逆转。

2000年8月19日,重庆力帆集团用5580万元收购球队,并在同一年的11月12日正式挂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挂牌的当天,恰恰就是足协杯决赛。重庆队4-2击败北京国安,赢得冠军,这也是球队队史唯一一次的顶级赛事冠军(还各有一次甲B和中甲冠军)。

力帆老板尹明善对于足球有着深深的热爱,不过在他手中,7年时间里,重庆力帆曾经4次降级的不幸。

甲A末年当球队没能拿到中超资格,不甘心的尹明善拿出3800万买下云南红塔,借壳保级。在出手之前,尹明善面对采访就放出豪言:“作为直辖市,热爱足球的重庆人民不可以没有一支中超球队。力帆如果不能早日回到中超,我无颜面对这里的江东父老。”

在球队逐渐本土化的过程中,前卫寰岛时代的老将们逐渐离去,球队有着更深的城市底蕴,但战斗力不那么理想。

2002年拿到甲A第6,是尹明善时代的最佳战绩。2003年降级后借壳保级,2006年依旧无法阻止球队降入中甲。随后杀回中超,却在2009年再度降级。

从2003年到2010年,7年间在顶级联赛中4次在赛季末进入降级区,一度被送上“垫底王”的恶名。

不过那些年球队有过太多让人难忘的故事,尤其是2001年郭富城来到山城为揭幕战献唱,一度成为热点。

因为力帆和隆鑫摩托在东南亚的销售需要,越南头号球星黎玄德曾经加入球队。他在面对上海申花时的进球,也曾引发越南国内的轰动,甚至有球迷为此上街庆祝偶像的历史时刻。

03. 金元时代烧毁了根基:25年的重庆足球来到末路

在重庆力帆最初接手球队时,最初的投入每年也就只需要几千万。毕竟当时的主力球员年薪也就一两百万。所以在重庆力帆时代,欠薪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不过在2016年,因为力帆集团自身财力上出现问题,所以球队选择转手。2017年1月,武汉当代集团入主,占据球队90%的股权,力帆集团因为训练基地所有权的缘故,保留10%的球队所有权。

在力帆时代,球队一度打造的是“小而美”的足球文化。主力球员的年薪不高,就算是赢球奖金也不大会超过一场150万人民币。

不过当代集团入主的时点,也恰好是中国足球进入金元时代的开启。不仅仅赢球最低奖金来到300万,球员年薪已经进入千万大关。甚至出现过一名600万年薪的球员入队后3年只是替补,却轻松带走1800万。

所以从2019年开始,球队已经有了大幅欠薪的情况,随后情况逐渐浮出水面,球队面临解散危机,已经有了差不多2年的时间。

在中超推动限薪之后,球队发动股改,武汉当代集团希望能把债务全部转到两江集团(重庆两江新区国企),但是始终无法谈拢。

尽管在二进宫的张外龙带领下,球队在2020年中超赛场赢得第6名(点球大战输给山东鲁能),也是球队在中超时代的俱乐部队史最佳战绩,却无法阻止重庆足球“消失”的悲剧。

结束语:

对于球迷,他们可以接受投入不足的“小而美”。即便作为保级队,甚至在中甲中超之间升升降降,依旧可以一路相随。

当水涨船高的金元足球到来后,千万年薪的名将和天价外援,并不能真正带来幸福感。尤其是几年之后,当这一切退潮时,受伤的终究还是球迷。这是中国足球的不幸,却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,甚至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【资讯关键词】: 中超 重庆两江竞技 深度 足球

回顶部